三大运营商取消漫游费 想当年打个长途电话得“钻桌子” 北晚新视

2019-02-02 13:29 作者:产品案例 来源:www.kb88.com

  对赵本山小品熟悉的人,应该能记得这样一句台词:“Hello啊,饭已OK了,下来密西吧!”在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国内通讯业还不发达的时候,这应该是人们理想中生活的样子,当时还流行着一句话,叫做: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时代变迁,今年两会期间提出,我国将全面实施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,让不少人感叹,以后打电话更便宜了。

  新一代的年轻人或许还不能理解这种心情,毕竟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,各种通讯工具层出不穷,微信、视频更是不在话下。但对于那些从通讯不便利年代过来的人,电话,永远是其心中抹不去的记忆。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北京市民想往外地打电话,都得跑到西单的北京电报大楼或大一点的邮电局,路途远不说,线路还非常繁忙,经常堵塞。

  有一些生意人经常要和外地厂商联系订货,都只能依仗邮电局里那部天天排着长队的长途电话。芝麻君(ID:ZhimajiangNews)听一个朋友说,1989年,他要和广州的厂商订货,到邮电局辛苦排了一天队,人家下班了还没挨上号,第二天又起大早去排,结果好不容易挨上号了对方却始终占线。等第三天终于接通了,人家却说货已经被订光了。

  当时的电话线路用的都是铜线,通话距离长了就会听不清楚,别说是省外了,有人给郊区亲戚打个电话,急得都能钻到桌子底下大声喊。

  因此,邮电局里经常是人声嘈杂。年过六旬的赵先生至今都记得,他1984年到北京出差时在北京站邮电局给家人打电话时的场景:

  营业厅里挤满了人,可是北京打往山西的线条,打了一个半小时也打不通。通话质量很差,打长途电话像吵架,喊破了喉咙,连房间外面的人都被吵得受不了。营业厅里里外外,为打电话吵架甚至打架的事常有。话务员耳朵上戴着大耳机,脖子上挂着俗称“牛角”的话筒,一天下来也很辛苦。

  当时,正在《北京日报》担任美术编辑的著名漫画家李滨声,还绘制了一幅名为《愚公新课》的讽刺漫画,反映的就是北京46局电话打不通的现实。

  市民反映的问题,www.ag88.com,电信局也都清楚,内部还总结了个说法叫“四害”:错号、串话、掉线、杂音。

  据说当时有位老太太给在日本的儿子打国际长途,等半天好不容易接通了,却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,急得这边“喂”了半天,一句正经话也没说成,可挂了电话一看线元!这在当年绝对是天价了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公用电话走进了人们的视野。胡同口、小区院子里的一部电话负责着一片街坊。大爷接到电话,就在专用的小本上记下门牌号、找谁、回电号码,然后去通知街坊。距离近的,干脆就喊一嗓子,通知对方下来接电线分钱,虽说不便宜,但确实方便了不少。

  七八十年代,家庭固定电话开始崭露头角,但数量很少,绝大部分是领导干部家因工作需要由单位出资安装的。据当时电信局副局长尹世泰回忆:

  拖上几个月到半年是常有的事儿,有个别用户三五年都没装上电话的事情也发生过。

  芝麻君(ID:ZhimajiangNews)也曾看一个电话安装员的回忆记录,其中讲到:

  1985年以前,普通居民家根本装不起电话,一方面电话线路“推进”缓慢,一方面装机费也太过昂贵。为了早点装上电话,很多单位对装机工实行车接车送,完了还要送几盒烟表示“感谢”。邮电局为此曾规定严禁“吃拿卡要”,违者开除。

  除此之外,那时候的电话安装费也是相当贵。九十年代初,装一部家庭电话都得花费三千多块钱,当时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百来块。芝麻君(ID:ZhimajiangNews)听一个朋友说,她家1994年安装的第一台电线元的电话机费。

  按照这个标准,不禁联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,有网友说自己家在1986年就装上了电话,那得是多大的“土豪”啊。

  这装上电话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所有亲朋好友———“有事打我家里电话”,还有人会在名片上印“宅电”,出去递名片的时候“倍儿有面儿”!

  当时的街坊邻居关系也好,谁家装了电话,一般都会借别家使用。尹世泰就曾说:“我刚当上副局长不久,单位宿舍楼里只有我和党委书记两家装了电话。这下可好,我们两家几乎成了楼里的传达室。”

  “有事儿您呼我!”1986年,北京开通了第一家寻呼台126台。凯时娱乐app。90年代以后,腰挎BP机逐渐成为一种潮流,BP机一响,人们就迫不及待地直奔公用电话亭。不少人至今还记得北京寻呼台当年那个名句:声声百斯特,遥遥两心知。

  BP机也叫寻呼机,刚开始只能显示号码,发展到后来,还能显示信息。一台寻呼机不会太贵,通常卖几百元,成为很多人的选择。今天人们都迷恋“苹果”,那个年代有台摩托罗拉就是非常有面儿的事了,想必有人还记得那句广告语:摩托罗拉寻呼机,随时随地传信息。

  当时《北京日报》上还刊登了一首打油诗,充分展现了那个年代人们对信息时代的向往:

  它的出现,让人们随时随地接打电话成为了现实。当时还有句广告词叫做:“手持大哥大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”

  那个年代大哥大很少,只有港片里边的那些大佬才有。我当时刚创业,账面上资金少得可怜。有一天,我向我媳妇借五千块钱,加上账面上的一万三千多,买了一个一万八千八的大哥大。

  当时,谁要在马路边上拿大哥大大声喊话,必然会引来羡慕的眼光;拥有者一到公共场所,一坐下来,必然是什么话也不说、什么事也不做,先把这大家伙放在桌上,胜过千言万语,绝对的显摆!

  不过,真正用过它的人就知道,这东西携带不便,信号不好,还有辐射,打电线年,《北京日报》还刊登了一篇文章,讨论“大哥大会不会夺命?”

  再往后,通讯业的发展似乎被按下了快进键,从小灵通到黑白屏手机,再到彩屏手机、智能手机。一眨眼,今天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。

  两会期间,三大运营商称将取消漫游费,不少人表示,如今都不怎么打电话了。

  是啊,我们有了越来越薄的手机,有了微信、语音、视频,即便身在异国他乡,也能随时随地跟亲朋好友“见面”、“聊天”,以前抓紧时间和家人嘘寒问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但与此同时,好像又少了点什么,邻里之间的热闹气氛少了,人与人之间真正见面说话的机会少了,对信息的期盼劲儿少了……

  未来,还会有更多的高科技、新设备,只是希望甭管到了什么时候,人们之间的真情还能一如当初。

  法国政府招标:为逾5万间牢房安装固定电线日讯,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怡蓁 法国媒体“欧洲时报”1月2日报道称,法国司法部已发出公开招标程序,准备逐步在全国5万多间牢房里安装电话。服刑人通过这个固定电话只能拨打监狱行政部门批准的号码。 资料图 新华社/美联 报道援引法

  家中座机坏了急坏老人 两小时修好独居老大爷“生命线日讯,家住劲松八区的唐老爷子是一位独居老人,由于手机使用不熟练,老爷子主要靠家里的座机电话与子女和外界联系。前天晚上,老人意外发现家里的电话坏了,可把他急够呛。接到老人的报修电话后,昨天中午,维修师傅顾不上吃午饭,将故障成

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  二、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 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